扫黄风暴下的东莞酒吧、沐足店几乎全部关停【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2 12:00

  青睐东莞的,除了港台客人,东莞酒店的桑拿部和高档夜总会里最多的内地顾客是全国各地的富裕阶层、商人和广东省周边的猎艳者。

  “东莞的是面向全国的,外地不少有这方面需求的,与妈咪熟悉以后就成了稳定客户。”曾多次和朋友出入过涉黄场所的王力(化名)解释,这些人与那些随便来消遣一下的人不同,他们很多是企业的老板,为了生意要招待客户,晚上吃了饭就给妈咪打电话预约,很多高档的场子不预约根本进不去的。当然,这样的高档场子特别注意保护客户的隐私,不是熟悉的人无法进入,很多高端会所和场子前台都会询问客人是否有“密码”,没有“密码”不能进,所谓密码可能是妈咪发给客户的一串数字,或者一个词语,或者要说出妈咪的手机号。

  王力举例说明:一个朋友是建筑公司的负责人,要在湖南投标一项公路的施工工程,为了让负责招投标的“重要人物”满意,尽管晚上吃完饭以后已经10点,但仍可以马上联系东莞的妈咪,“妈咪的效率和服务当然是相当好的,当即就给朋友几个人订了晚上飞广州的机票和第二天广州飞长沙的机票,然后派车去机场接客,直接拉到酒店,当晚安排小姐消费以后早晨再派车送到机场飞回长沙,根本不耽误重要人物上午要出席的会议。”王力认为,尽管这种消费模式价格昂贵,但是对于那些为了“办事”的人来说,服务不可谓不贴心和高效率。

  在到东莞消费的客人中,有部分是为了“办事”,所谓办事要么是为了生意,要么是有求于人,请人到东莞体验“莞式服务”就成了高端的享受,“这里面肯定有一些行贿和腐败的情况,很多人要请的客人就是某些掌握公权的政府人员。”王力说,负责买单的人如果不想找小姐,会所设有休息区,可以上网、看电视、喝茶,等“重要客人”消费完了马上买单。

  东莞某集团旗下有房地产、酒店等实业,该集团的一位刘姓主管介绍,据他所知,东莞的很多涉黄酒店为了重要客人的隐私有很多办法,而该集团旗下的酒店俱乐部在东莞也比较知名,俱乐部装饰极其奢华,所服务的客户也相对比较高端,“会所除了表面的电梯可以到,还有隐藏的暗道,普通客人来消费就从酒店大堂的电梯内上楼,而只有重点客户、特殊人物才在预约后,由专人带领从酒店暗道进入会所的贵宾区。”

  刘姓主管称,暗道和隐藏的电梯都不设监控摄像头,这与酒店大堂有明显区别,普通客人走酒店大堂必然会被摄像头拍摄下来,电梯里也都有监控录像,这样一来很多特殊客户就非常忌惮,担心留下证据。而暗道和隐藏的电梯就是给这一部分高端客户准备的,“高端客户的消费能力肯定更强,要满足他们的要求。而据我所知,这一部分人中包括某些企业负责人、公务人员、官员甚至明星名人。”

  “暗道除了不留下监控证据、不走酒店的大堂,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逃跑。”刘主管说,“万一遇到警察突然袭击来检查,重要客人和小姐们就会从暗道和隐藏的电梯离开,这仅需要二三分钟的时间,而这时也许警察刚刚走进酒店大堂,楼上的客人和小姐早就没了踪影。”

  前些年,不少人一旦进入东莞,手机上就会收到“东莞短信”,甚至当地媒体报道,在2010年前后“招嫖短信”被发到中央和省市领导的手机中,导致当年东莞的“桑拿整治大会”,近200名桑拿老板到场接受训示。

  实际上,东莞“招嫖短信”兴起于2005年,经过整治近两年来逐渐收敛,而互联网也成为东莞色情场所的营销平台,在网上搜索“东莞桑拿”、“东莞小姐”等关键词,能搜索到大量色情场所的服务、价格及联系电话,很多QQ群也是专门为东莞嫖娼而建的。除了短信和网络,在街头散发招嫖小广告在东莞也一度非常流行。

  为了招揽嫖客,各酒店都会许诺出租车司机,只要能拉来客户就会给100元至200元不等的提成,出租车司机小陈说,以往晚上很多出租车司机都在酒店附近等活,往往要到凌晨三四点,除了拉上班下班的小姐,川流不息的嫖客也是稳定客人,再加上额外的提成,有的出租车司机一晚上能赚五六百。

  东莞色情行业的半公开化表现之一还包括客人消费的“坦然”,“外地的很多涉黄场所肯定没有这么公开啊,但是东莞你大可以大大方方地去任何一家酒店,开门见山就提出找小姐,没人会对你不客气。”当地的齐先生说,当然在大部分酒店都能找到这样的服务,想在东莞找到没有的酒店很难。

  “在外地找小姐哪个敢刷卡啊,都是现金结算,东莞的很多酒店、桑拿场所找了小姐都可以刷POS机,信用卡、银行卡都没有问题。”齐先生表示,也许东莞这种公开化的经营让很多人确信在东莞消费是安全的,不会被调查,不用担心留下消费证据,“警方要想查很好查啊,只要把酒店俱乐部、桑拿会所的POS机消费记录调出来,很多人身份就掌握了。”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